限制公款消费致高端海味销量锐减

高端酒楼包厢难坐满 文/记者林晓丽、刘幸 图/记者王燕 昔时低消三千元 今日千元坐包厢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据和讯网消息,“三公消费”限制对广州高端酒楼的影响持续发酵。除了打折降价,近期,广州多家高端酒楼又纷纷拿出取消包厢最低消费的杀手锏。在农林下路的喜客中国料理,记者上周看到,虽然大厅喝茶的人很多,但是包厢区域只有小部分房间有接待,其他大部分房间都是空的。记者和服务员闲聊获悉,该酒楼近日取消了包厢的最低消费限制。对于喜客取消最低消费的具体原因,该服务员表示不清楚。 随后,记者拨打了喜客的预订电话,当问到包厢最低消费时,接线员工告诉记者,并非正式取消,而是现在对包厢的最低消费没有硬性限制,可以申请取消。不过对于原因,该接线员工不愿意多讲。 而取消房间最低消费的限制并非个案。记者调查发现,近期,该举措成了城中不少高端酒楼拉客的杀手锏。 老牌高端酒楼南海渔村珠江新城店也取消了最低消费限制。记者昨日致电南海渔村的预订电话,对于最低消费的咨询,与以往的坚决态度完全不同,接线员工表示,晚市对包厢的最低消费也没有硬性规定。当记者问及原因时,该人士还直言,这段时间酒楼生意比较淡。据了解,此前该酒楼晚市房间的最低消费在3000元左右。而为了抓住这单生意,接线员工还赶紧补充道:“如果只消费了1000元,也是可以坐房间的。” 广州酒家旗下的高端酒楼天极品也取消了最低消费。记者致电天极品越华路分店的预订电话,接线员工表示,房间已取消最低消费限制。不过该员工也表示,该举措只是暂时的,上面领导决定结束就会继续限制的。 公款消费下降七成高端酒楼放低身段 政府相关部门提出取消包厢最低消费,但是鲜见酒楼实施,而此次酒楼主动取消,关键还是市场需求的作用。市饮食行业商会秘书长倪虹表示,高端酒楼的日子依然不好过,特别是以前主攻政务招待的。据介绍,高端酒楼总体生意下降了四五成。 限制公款消费的政策,不仅政府部门认真执行,国有企业的高层也相当谨慎。“我们现在都不在外面酒楼吃饭了,有什么招待都在单位饭堂进行。”某国有企业高层告诉记者。 据省纪委日前通报,同城宴请、公款私宴现象明显遏制,广州等地区部分高档酒楼公款消费下降约70%。 转型难不转型死得更难看 广州地区饮食行业协会秘书长符波介绍说,目前广州的高端酒楼纷纷启动自救行动,瞄准大众化市场或者商务宴请。如二沙岛的御珍轩将大包厢打通成大厅,转做茶市和宴席。还有不少酒楼推出优惠套餐、打折促销、送券等降价方式。虽然目前有小部分高端酒楼通过转型成功逆袭,但是大部分生意仍无改善。 而某高端酒楼负责人向记者叹道:“前几年,由于做大众化酒楼的成本越来越低,不少餐饮老板都纷纷瞄准利润较高的高端餐饮市场。如今高端市场不好做了,酒楼只好转型,将高投入的硬件环境用来做平民餐厅,旺丁不旺财,虽然赚得人气,但是投入的成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收。” 即使这样,高端酒楼转型已迫在眉睫。“转型难,但不转型就死得更难看。”该负责人说。 不过,符波也担忧道:“高端酒楼降低身价抢大众化市场,也对中端酒楼造成更大的冲击。随着高端酒楼抢客,今年日子就更难了。 采购量锐减九成山海城首现空巢 广州一德路销售的鲍参翅肚等中高端海味干货曾经一度占据全国七成份额,如今也占据了四到五成的份额。但今年春节以来,这里的中高端海味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流,销量持续下滑,价格也“跌跌不休”。 商会理事吴少鹤告诉记者说,“五一”时山海城、海中宝相当萧条,鲍参翅肚等中高端海产品生意额相比去年同期少了八成,鱼翅减少了近九成。 “往年,广州众多高档酒楼中,原本与鱼翅有关的菜牌有1~2页,但现在已撤下了与鱼翅相关的菜牌。”广州海味干果商会名誉会长、海产专家朱德纬告诉本报说,如此在鲨鱼肉以及产品一片“涨声”的背景下,唯独鱼翅国际收购价格则跌至20年前的价格,销售不足往年同期的1/10。此时一德路鱼翅价格虽然也有几千元一斤的,但最便宜的只要50元一斤,相当于去年价格的三四折。 一德路山海城建成20多年来也首次出现了“空巢”现象。吴少鹤说,“业内出现了跑路、倒闭、关门的极端情况。一德路商铺可谓是广州全市租金最高的区域之一,底层租金在1000~2000元/平方米,2楼的也要1000元/平方米左右。如今若是既有档口又有仓库的,先把档口转让或者关了,保留仓库过冬;若是连租金都赚不回来的,就直接关门了事。” “这种情况已持续了半年,而一德路众多商家最多还能撑半年。”伍惠汉昨日告诉本报,鲍参翅肚的销量是正相关的,酒楼不卖鱼翅,海参不会因此受益,同样出现量价齐跌。广东省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的市场监测也显示,鲍鱼受“三公消费”的紧缩影响价格下跌达8%。 酒楼不再采购商家遭遇退货 以鱼翅为例,一德路海味干果商会秘书长伍惠汉告诉记者,春节期间,北方酒店销售假鱼翅事件曝光后,加上禁止公款高档消费,一德路商家遭鱼翅退货潮,全国各地销售正宗鱼翅的酒楼纷纷退订。后来,广州市食安办、质监、工商、南海水产研究所等多个部门联合行动证明自身清白后,酒楼依然对鱼翅不感兴趣,乃至其他中高端海味也减少了采购。 转战增槎路“触电”求生机 目前是一年中的淡季,往年商家都很淡定的,忙着协调货源备战中秋国庆的消费高峰就行。伍惠汉说,但是今年商家们都不淡定,就怕连中秋国庆酒楼高端饮食持续下滑,到时候可能死一批鲍参翅肚经销商。 这种情况下,记者了解到,为了扩大生存空间和减少压力,80多户一德路商家则在一片谨慎尝试的氛围中,开始转移至增槎路的一德路·国际食品交易中心,多数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进驻。展隆行的秦老板就是其中一位,在一德路从事食品生意20年,这次他抱着尝试一下的态度进驻增槎路,但是在一德路依然保留商铺。 也有人选择电子商务杀出一条新路自救。广州一德路中,当多数商家依然坚守传统市场交易模式之时,在此打拼了9年的陈敏已经有了3年的“触电”经历。他告诉记者,如今恨不得将自己劈开两半用,一半专门批发,一半专攻电子商务。虽然传统批发业务一度占据了95%的营业额,但是今年一德路鲍参翅肚和干果干货的营业额均处于下降通道。唯有电子商务正蓬勃发展,去年每个月十几万元的营业额,今年过年后已有50万元左右,涨了2~3倍。 :三公消费 高端酒楼 销量锐减

本文由扑克之星发布于渔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限制公款消费致高端海味销量锐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